不卡av电影在线_欧美好看的av番号_av亚洲妹_国产自拍 亚洲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czwcn.com

人在深圳 第十二章

时间:2018-09-21 上班后的三四天,我有点心绪不宁。最近发生的事让我感到混乱,我努力让自己清醒,却还是理不出个头绪来。   我担心着小七,内心深处隐隐约约有种感觉,觉得她跟代勇已经走到了终点,下来她该怎么办?担心着小七的同时,不油然总会想到瀋阳,想到那晚我跟黄静在床上说的话,我暗骂自己怎么如此变态了。居然还想让黄静跟瀋阳再发生那种关係,而只为了自己能跟黄小荫抵死缠绵,以此作为对瀋阳的报复?!   人在某种情况下都会有些变态的想法,现在我就是这样。  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。在道德规範下,不敢承认不敢说出而已。   在我变态的想到瀋阳时,立马就有了瀋阳的消息。这天是一月八号下午,黄静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瀋阳他们要结婚了,时间定在十九日。我问黄静:「我们去参加吗?」不想黄静生硬地回答:「不去!」说完挂了电话。隔一会,黄小荫给我来了条短信,告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,我真诚地祝福她!   下午翠丝分配给我一件美差,让我参加在海南举行的「市场营销交流会」,时间定为一周,一月十三日到二十日。我欣然答应了。   我了解这种例行会议,那不算是会议,说是休闲度假更确切些。全国各地办事处安排人员参加,大伙互相认识,在轻鬆的氛围下互相交流,既放鬆了心情,又能互相借鑒好的做法,一举两得。   翠丝还邀请我明晚到她家参加聚会,我也愉快的应承了。   正当我心里乐着海南一游时,李佳丽跑来找我,说跟我同行,兴奋的表情写在脸上。我心里一愣,没想到会是李佳丽与我同去,既然都曾有过关係,这一去难保会发生什么。但我心里还是不想再次对不起黄建设。   李佳丽走后,已是快下班了。黄静又打电话过来,说胡晓宜有事找我,让我打电话给胡晓宜。我对她刚才不客气地挂了电话还有点恼火,便说:「她找我?叫她打给我吧。」   黄静嗲了两句,说:「你就打给她嘛,人家是女孩子呀。」   我想想,可能是有什么事吧,问道:「有什么事?你说吧。」   黄静娇笑了几声,说:「我今晚把你租给晓宜啦。她们公司今晚有个酒会,晓宜想借你做她男朋友参加酒会,顺便摆脱那个讨厌的金助理。你可不能不答应哦。」   我有点哭笑不得,居然把我租了,算那门子生意啊?于是问道:「那要是我不同意呢?」   一听这话,黄静有点急了,说:「你不能不同意啊,要知道,我都收了人家租金了。」   我来了兴趣,接着问:「多少啊?」   黄静话里透着一股得意,说:「两次美怡宝的美容,好着呢。以后要把你多多租出去才行。」   我故意着急着说:「那我有什么好处?」   黄静想了想,柔声说:「你好处大着呢。你想想,我漂亮了,你不就有好处了?」话里暧昧得很,听得我心痒痒,说:「下次你要再中途求饶,我可不饶你!」昨晚做了三次,做得黄静散架似的只会哼哼求饶。   黄静在电话那头似是羞涩难当,压低声音说:「坏死了你!不跟你说了,记得打电话给晓宜。」   挂了电话,我打给了胡晓宜。酒会在七点十五分开始。我以极快的速度洗澡,换上崭新的西装领带,接了胡晓宜,準时赶到酒会的地点。   胡晓宜令我惊若天人,一袭黑色低胸长裙,跟雪白的肌肤互相衬托,轻挽的秀髮,淡淡的粉妆,优雅的体态,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飘逸绝尘,光彩照人。不知咋的,我老想到在那黑色长裙包裹下的迷人娇躯。上次在浴室的事后,我们之间却是若无其事,还同平常一样的玩耍,好像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。   要发生什么和不发生什么,谁也强求不得。   说实在话,我心里还是期盼着能发生点什么,可是我也明白,该来的,总会来的。   酒会人很多,都是胡晓宜那家公司里的人。我相信我表现得很出色,胡晓宜挽着我的手臂,高傲地穿梭于人群之中,碰上相熟的,总会热情的向她的同事介绍我,当中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还跟胡晓宜打趣,说:「晓宜,你男朋友真帅!也做我们的男朋友吧?」   胡晓宜倒是大方得要命,反正我是被她借来的,她立即说道:「好啊,哪天我带他到你们宿舍,让你们好好深入认识……」说着走近她们俩,附在她们耳边说了些什么,我只看到两位漂亮的小姐脸上浮羞,推开了胡晓宜。   见到了黄静口中所说的金助理,我原本以为是个不起眼的人物,不料却是个帅气的人,二十几岁,斯斯文文的,一米七六左右,我不知道胡晓宜为什么对他没有好感!在我来说,我倒觉得他人还不错,交谈了几句,更证实了我对他的看法。   金助理对我有些敌意,这我能感觉得到,但更多的,是他见到我跟胡晓宜亲密无间的样子后,所流露出来的深深的失落感,我有点同情他。   席间接到柯平的电话,说有事需要我帮忙。我跟他约好酒会后见面。   酒会结束后,柯平开车来接我们,一见到胡晓宜,排着我的肩膀说:「好呀,你小子的,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不带给哥们瞧瞧!哦对了,嫂子,还有姐姐妹妹没有,有的话就介绍给我啦。」   一声「嫂子」令胡晓宜羞红了脸,不好意思的回答:「好啊,我们公司里还有很多女孩子呢,我帮你看看。」   柯平一阵爽朗的笑声,说:「那就拜託嫂子啦!」   在车上,柯平交给我一部手提电脑,说:「坏了,你帮忙看看。」我知道他不想让胡晓宜知道其中的秘密,故意这么说。   回到我的宿舍,喝了两杯茶,柯平说还有事,要走了。我让他送送胡晓宜,胡晓宜嘴角轻微抽动一下,但没说什么。柯平似是有点不解的看我,转瞬间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,说:「嫂子,我们走吧。」胡晓宜交代我别太晚睡,这一瞬,我们还以为我俩真成了一对情侣!   送他们走后,我急忙打开电脑,这是一台IBM电脑,接通电源后,登陆系统需要验证密码,这对于我来说,简直是小菜一碟,令我想不到的是,电脑里竟然都是一些黄色的东西,成人影片、美女艳图,色情小说等等。一时间我乐在其中。   转而想想,我觉得不大对劲,柯平不可能拿这些东西来找我帮忙啊!即使是破黄色贩卖或生产线的案子,又何必找我?静心思考,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再查找下去。   我把所有隐藏的文件都显示出来,用工具快速查看,终于找到一份文档不大一样的文档,名字为「3.15」,设置了许多进入的障碍,我耐心的破解。   时间在静静地流淌,周围环境已是一片宁静。   当能打开这份文档时,我兴奋的大叫一声。可是进入后,只有一行字:欢迎光临成人世界!就什么都没了。我忍不住一阵沮丧!   经过反覆研究,反覆试验,我还是找不出有何不对的地方。正当我灰心丧气之际,突然我灵机一动,想起了可能跟系统日期有关,急忙动手,日期就定为「3.15」,修改年份,经过反覆的试验,终于在「2008」年时打开了这份文档,此时已是凌晨四点四十七分。   一看文档记录的内容,只差没把我吓倒!   傻愣了一会,我才想起打电话给柯平,接通后,我立即就挂了。我知道柯平肯定了解我此时的想法,那就是事态紧急,不能让别人在电话里查到我们有联繫。   在柯平赶到之前,我鬼使神差的把文档资料複製了一份,并做了反删除处理,放在我的主页隐藏起来。如果有人试图删除它或是三个月后没人做安全确认的话,它将会自动複製,并传送到许多BBS上公布。   我深知打开这个文档资料后的严重后果,唯一能确定的是,我跟柯平捅了马蜂窝。   柯平赶到后,望着文档里的内容,陷入了沉思。   这是一份详细的帐单,仔细的记录了Z市绝大部分官员受贿的情况,市委书记、市长及很多权力机关的头头都名列其中,令人心惊的是,省委和省公安厅有两位主要领导也赫然记录在案,时间、地点、物品及送礼的过程都有详尽的叙述。   我跟柯平现在就如在火山口玩火一般!   我看看柯平,让他拿主意。柯平咬咬牙,瞪着我,说:「忘了它,你什么都没看到!」我知道他不想让我有意外,毕竟在这些人物面前,我们只不过是两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,轻轻一踩,就会不明不白地消失在空气中。   我有点悲愤的看他,很是担心他的安全。柯平坚定的给我一个信任的微笑,说:「放心,我没事!不过以后我们不能联繫了,至少要一段时间。」我点点头。我很想问他这电脑的来历,但想了想,我还是没有问,他也没说,这是纪律。   柯平问了解码的方法后毫不迟疑的带着手提电脑离去,望着他坚毅的身影,我实在为他的安全担心!柯平是个好警察——人民的好警察!我坚信他一定会选择正义,可是他面对的是一群权力在握的高层官员,这些人什么手段使不出来?   我只能默默祈祷柯平的生命安全!思虑良久,我觉得把它埋藏心底较好,当然,柯平让我忘了它,到这时候,谁还真能说忘就忘呢?当天色泛白时,我终于沉沉睡去。   闹钟毫不留情把我从睡梦中拉起,柔和的朝阳投射在窗户上,我简单的梳洗一番,又精神抖擞地上班了。   胡晓宜给我来了电话,为昨晚的事向我道谢,还问我电脑修好了没有。我忙说好了,她问出了什么问题呀?我开玩笑说:「还不是看黄片看的,搞得都是病毒。」   胡晓宜似是不敢相信,说:「警察也看那东西啊?」   我说:「那有什么啊,警察不也是人吗?」   胡晓宜顿了一下,又问:「你也经常看吧?」   我哈哈大笑,说:「没有啊,我可纯着呢!」   胡晓宜说:「才怪!我工作了,bye!」   工作依然忙忙碌碌,不经意间,我发现了陈芳时不时向我投来关切的目光,目光里蕴涵的款款情意,令我心慌意乱!   晚上一起到翠丝家的还有陈芳、柳倩倩和她的未婚夫周伟天以及三对美国夫妇,他们都是翠丝的好朋友。翠丝的家在小梅沙的半山海景别墅,背靠高山面临大海,白色的沙滩,拂来阵阵清爽的海风,令人恍若置身于人间天堂。   翠丝的丈夫高大、粗壮,典型的美国人种,很是热情的招呼我们。跟他站在一起,虽然矮不了多少,但我总感觉自己显得单薄,柳倩倩跟周伟天就更显得小个子了。翠丝的其他三对美国朋友,也都是热情洋溢,大家互致问候,毫无顾忌的开着玩笑。   咋一见周伟天,觉得有点熟悉,后来才想起中秋晚上他也在黄依玲家,最后跟黄依玲同在一张床上的就是他,一想到他赤裸裸搭着黄依玲的胸部、想到他在黄依玲肥满的小穴里进进出出,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在不知不觉间,我对黄依玲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。   在轻鬆和谐的音乐气氛中,大家围着餐桌尽情地享用美餐,无拘无束的谈天说地,几杯酒下去,翠丝提议每人讲一个笑话,要求必须是「性」的笑话,我看陈芳虽有点羞涩,但也没出声反对。柳倩倩则显得兴奋,充满期待。   大伙轮流讲着一个一个令人会意的色情笑话,听得都有些情慾浮动。   轮到陈芳时,陈芳不好意思的笑笑,就讲了:「一只虱子和一只跳蚤,生活在一个女人的芳草地里。一天,跳蚤对虱子说:在我们的草地下面有一水池,这里这么热,我们何不下去游泳。   虱子说:只可惜我不会游泳,要不你先下去,如果你被淹着,我再下去救你。   跳蚤听了,一马当先,一下跳到池中央,刚要喘口气,突然进来一个长着乌龟脑袋的家伙,不容分说,上去就是一拳,跳蚤还没愣过神,紧接着又是一拳,上上下下,做起了活塞运动,足足打了他近一个小时,到最后,那家伙终于打不动了,口吐白沫,拉了个脑袋出去了。   到这时跳蚤终于缓过神来了,一瘸一拐的爬了上来,就对虱子说:我刚才被人打了够呛,你为什么不下去救我?   虱子说:我刚想下去,谁知道不知从什么地方掉下两个大铁球,一下子把我给打晕了!「   大家哈哈大笑,陈芳偷偷瞥我一眼,脸上有红晕掠过。   排到柳倩倩,她大方的开讲:「小女孩第一次看到她的弟弟没穿衣服,她困惑的问妈妈:」为什么他有,我却没有?「」不要急,亲爱的,「母亲很有技术的回答:『要是你行,长大后会拥有一个,如果你十分行,那就会得到许多个。』」   大伙发出一阵会意的微笑。聚会融洽地进行。临结束时,我去了一趟洗手间,在厨房里看到一张贴在墙上的纸,详细的列出今晚聚会的费用及每人分摊的金额,美国人就是这样,特别喜欢「AA」制。可我发现我们四人的名字后面都打了一个「X」,我猜想翠丝熟悉中国习俗,请我们来,也就不好意思让我们也实行「AA」制了,所以她包揽了我们四个的费用。   这是个心思细腻的老外!   临走前,我发现翠丝家视听架上有很多光盘,问她能否借看。翠丝大度的表示随意挑选,我随手拿了两张,跟市面上卖的刻录光盘一样,没有说明,像是她自己刻录的,找个盒子装好,我们四人就告辞回去了。   大家都有点微醉,让海风一吹,清醒很多。回来的路上先到达柳倩倩家,他们俩无论如何也要我们上去坐坐,喝杯茶再走,推辞不过,我跟陈芳只好上去了,顺便参观他俩的新房。   他们的新房有九十来平,虽说不上高档豪华,却也是清快明亮。屋子里已是应有尽有,尤其是客厅摆放的大背透彩电及雅顿高级音响,让我倍加称讚。柳倩倩听得很是高兴,迫不及待的让我拿出从翠丝家借来的光盘,说难得有知音,赶紧放给我看看。   于是四人在沙发上坐下,我跟陈芳分别坐两旁,柳倩倩跟周伟天依偎着靠在长沙发上。我取笑他俩是不是要尊重我们两个,要亲热也不要在这时候。柳倩倩故意嘟着嘴,说:「这是我家耶,你们俩要亲热我可不反对。」说得陈芳极为不好意思,忍不住白了她一眼。   电视开始了,本以为是什么大片,不料却是翠丝家生活的记录片,画面记录了翠丝几个朋友到她家聚会的情况,刚才的三对夫妇也在其中。十几个人围着餐桌欢快的谈天说地,聚餐后,他们开始玩游戏,用一空的红酒瓶子在桌上转动,头尾所对的人必须当着众人的面亲吻。   我感到越来越有戏了。我偷偷瞥了他们一眼,发现陈芳对电视里的事显得有点诧异,而柳倩倩俩人却是看得津津有味。   电视里的人毫无顾忌地尽情玩乐,空酒瓶所对的人都大方地与对方亲吻,而不会顾及自己的丈夫或妻子就在身旁。我觉得自己也被撩动了,小弟开始有些发涨。下来肯定会有更出格的节目,我心里期待着。   果不其然,接下来的节目是谁被空酒瓶指过三次的,必须出局,但可以指定一位异性一起出局,其他人继续玩。翠丝出局了,她看了看,选了一个健壮的大个子。其他人继续玩。   画面一转,翠丝跟大个子走到楼梯处,大个子一只手抓住翠丝丰满的臀部,并且伸入两腿间用力的摸索,翠丝忍不住了,一回身,抱着大个子,两人迫不及待地抱成一团,激烈的亲吻着。随即两人快速的脱去对方身上的衣服,露出各自骄傲的身体,翠丝看起来健美,有活力,而大个子魁梧,健壮,胯下的家伙还半硬不硬地挂着,但看起来已经不小了。   翠丝坐在楼梯上,张开大腿,露出金色芳草包围的洞穴,是如此的熟悉,毕竟这里我也曾登陆拜访过啊!大个子蹲下,把头埋进翠丝的大腿中间,伸出舌头,温柔的舔弄,乐得翠丝口里禁不住轻呼出声。   我再次偷偷望向陈芳,没想到她也正朝我看来,眼神一碰撞,顿感面红耳热,各自迅速地扭转脑袋。一瞬间,我发现柳倩倩两人已是抱在一块,热烈的接吻,柳倩倩一只手按在周伟天的档部,周伟天也正摸索着她的胸部。   电视画面中,翠丝正充满技巧的含着大个子的阳具,那根原本半硬不硬的东西,如今已是一棒擎天,又粗又壮,原来我自以为我的已经够大够壮了,没想到跟他一比,还是小了。   我发觉小弟在裤档真是涨得难受,忍不住轻微扭扭腰。正在这时,周伟天抱起柳倩倩,直奔卧房而去,不一会,房里就传来柳倩倩轻呼浅叫的呻吟声。不用想,谁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了。   客厅只剩下我们两人,气氛都有些凝固了。陈芳涨得满面通红,似不知如何是好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强暴–未来篇